273 305 439 455 650 903 210 345 360 367 578 217 488 716 364 942 80 795 896 330 942 179 699 253 201 890 51 194 195 372 235 232 256 655 157 275 368 520 193 165 62 436 280 653 557 949 964 973 415 763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腾讯发“互联网+校园”解决方案 首批签约五高校

来源:新华网 凤哺哉业晚报

如果企业也有自己的星盘的话,那么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诞生于1998年9月7日的Google,虽然太阳星座落在处女宫,上升星座一定在白羊宫。因为这个企业在血脉里就流动着白羊的一切特质:想到了就去做;直接指出问题;敢于拼搏和冒险;老板不意味着发号施令者…… 图注:翻译团队在创意壁画前的合影,仔细看就会发现,啃了一半的苹果、破牛仔裤、拖鞋……齐齐上镜。 作为一个访客,要进入Google公司内部参观,首先需要和你拜访的员工预约,抵达Google公司前台的时候,必须等待你的拜访对象帮你在一台专门的电脑上登记好相关信息;确认保密协议;打印出一张标有你以及你拜访对象名字的贴纸只有当你在上衣角贴上这样的访客标签后,才能由被拜访者带领你进入到这个在外人眼里略显神秘的世界。 但当你真正走进Google内部以后,你就会发现,与进入时的严苛不同,如果有需要,你几乎可以自由地随处溜达除了各处参观,你甚至可以随手在休闲区的架子上拿起一瓶饮料解渴;或者拿个苹果吃吃只要你不违反相关的保密协议,没有人会限制你做什么。这种严格和自由之间的切换,对待访客如此,对待员工更是如此。而这也正是Google的精神之一:基层导向(bottom-up),让工程师充分发挥自己的创新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 做自己喜欢的事 和大部分IT企业一样,Google对人才也相当重视,内部员工只要成功推荐人才加入Google,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奖励,但是想要进入 Google却并不是那么容易。Google有着一套严格的人才选拔体系,选拔的标准不仅是专业技能上的优秀,更需要能够认同Google的文化,并且能够很好地融入到现有团队中。翻译团队软件工程师尹俊进入公司后,介绍人就曾给他开玩笑说:介绍了50多人面试都没过,终于在你身上赚到推荐奖金了。 当然,通过了严格筛选后的尹俊也在Google享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工作快感。同样是软件工程师的职务,在以前工作的公司,更多的是去用程序实现老板或者产品经理定下的目标,是一种被动的完成。而在Google则是做自己喜欢做的项目只要你认为这个项目有价值,绝对不会有人因为它并不是你的本职工作而阻止你去做。因此你可以完全自主地从头开始去尝试一些新的项目,如果这个项目最后通过讨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变成了团队的正式项目,那么你将有机会看到自己亲自创造的产品,被数以万计的用户使用,而这个项目对你来说更像是你的孩子。 Google翻译前段时间刚刚发布了一个基于iPhone的应用程序,把Google的翻译功能扩张到了iPhone OS平台,而这个产品的起源却仅仅是因为团队中的一个成员想要做手机方面的产品,于是自己做出了一个网络的版本,拿出来和同事们一讨论,大家都觉得这个项目还蛮有价值,于是变成团队项目来操作,Android版和iPhone版就先后诞生了。 类似的例子在Google数不胜数,并且你所做的项目对全球的Google工程师都是透明的,也就是说,或许你做的项目对于你所在的团队来说,可能暂时确实没有帮助,但是却可能成为地球另一边某个团队的最佳解决方案。Google翻译团队研发经理陈雍昇(Peter)说:我很多时候都在刻意营造一种创业的环境,从来不去干涉工程师们一定要做什么,让大家觉得我是在做我自己的项目,而不是公司或者老板的项目。我们常常说,让工程师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东西,这样的话做出来的品质、速度、投入度比我们强去附加在上面的还要高很多。并且在开发一些产品时,也都尽量找喜欢做这件事的人去做,像开发iPhone版本时,那些同事真的是不眠不休,甚至叫他不要那么累,他们都不愿意。 争论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没有争论 当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不是意味着天马行空,因为没有人能够独立完成一个大型项目,只有当你的观点被大家认可,你的项目才能赢得更多同事的参与,才能够更快成为一个真正的产品被发布出来让用户使用。而在这样一个拥有着无数最聪明工程师的企业里,要说服别人,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争论无可避免。 这里,我们就不能不提及Google精神中的另外2个方面:用户至上(user-driven)和动手不动口(prototype)。用户至上是Google精神的核心,也是我们去衡量一个项目价值的标准,关于这一点绝对不会有争论。Peter说,因此争论的焦点往往是,这么做是否对用户有价值;如何做更有价值……但是,语言的力量总是有限的,特别是对于产品和技术的讨论,同样的一句话,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如果这个工程师真的已经胸有成竹,觉得这个东西已经可以成为一个东西了,那他完全可以放手去做,动手不动口,先动手做出一个产品的雏形出来,把实物拿来讨论,胜过千言万语的争论。 翻译团队里就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工程师提出一个方案,无论如何给同事们讲,大家都不能理解,去向美国同事讲、向老板讲,人家都觉得不可行。这个工程师实在没办法,自己先做出一个模型,再拿去给美国同事一看,没想到对方拍手称赞:哎呀,这就是我们两三年就开始想做的东西! 除了个人做出雏形产品的方式提出新方案,团队也会定期开头脑风暴会,让大家说说最近的产品想法。然后大家再讨论,看哪些是比较可行的,到方案比较成熟的时候,还可能会联系其他项目、地区的团队,大家一起来讨论这样的应用是全球的市场需要,还是区域市场的需要,最后给产品做出定位。 对Google的工程师来说,要直接面对的批评,或者必须直接向同事提出的批评,更在于代码的评审。因为不论你做到什么级别,你写的代码必须请团队的另一个成员去重新看一下,只有当团队成员说:OK!你才能提交。并且在代码评审的工作中,没有任何级别限制,就算你是一个刚来的新人,仍然可以对代码提出任何意见。 Peter也表示:代码评审其实还蛮不容易引起是非争论,其实在平常工作中,我们更倡导对产品的设计理念等直接提出不同意见。以前我的团队里就有一个同事,每次开会我讲到一半,他就会跳出来说:错!我不但不会觉得恼怒,相反非常喜欢这样的风格,因为有多种不同意见是好事,大家要习惯接受好的意见。如果团队成员都抱着你不要得罪我,我也不会得罪你的想法,一定激荡不出好东西。其实总体上来说,Google的工程师们都还蛮谦和,很喜欢为一些具体的事情去争吵,这个过程本身就挺能够增进友谊,往往带来的只是更多新的观点,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 老板不是权威 要创造真正平等的讨论环境,自然不可能是老板的一言堂,但Google做得似乎更进一步。在Peter刚刚进入Google的时候参加新人培训,其中一句话令他记忆犹新,并且时刻提醒自己作为行事准则:经理需要为工程师提供制胜的资源,然后躲一边去。Peter对此的理解是,要极力避免因管理而阻碍创新。在带领翻译团队工作时,Peter会在每季度初期和大家一起制定研发目标,然后他的工作就是调动一切方法,确保工程师们有足够的资源,并且尽量避免微观管理(micro-management),比如说,尽量不开会;有疑问主动去找工程师问,而不是让工程师过来汇报或者写报告。虽然也会对工程师的设计方向提出一些意见和反向思维供他们参考,但一定不会一开始就否定。总之,我不断提醒自己:我是来提供方便的,而不是来做领导的。Peter说。 Peter甚至还自称自己是整个团队中附加价值最小的那个人,希望大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跑腿的。我时常这样来形容翻译团队:经理负责造船,技术领导负责掌舵,工程师负责划桨。掌舵没有划桨的配合,也没有办法到达目标。划桨的人也可以影响船的方向。最无法影响方向的其实就是经理这个造船的人。那么我就应该做好后勤的工作:工程师们可能缺机器;可能需要跟另外一个团队去沟通;可能会缺人手……这些都由我负责去帮大家要:要人、要机器、要资源……但是我拿来以后,我就犯不着说自己来决定,要来的人需要做什么;机器该怎么用……团队中十多个那么聪明的人加起来,至少比我聪明十几倍,我这么做不是在浪费他们的脑力吗?Peter一本正经地说。 事实上同样是技术出身的Peter有着多年的研发经验,在技术方面并不输给他的下属们,但是在项目的讨论中,他却从来不会去扮演决定者或者仲裁者,比如说,有4个工程师在一起讨论,Peter过去加入,一定只是第5个讨论者,而不是其余4人的老板。就算有时的讨论Peter也会觉得这样设计真的好吗?如果是自己大概不会这样设计吧?可是他却控制自己不要出声音:因为有一些东西可能是我几十年前的技术观念和产品观念,并不一定正确,那么我就算心里觉得可能要那样做,我也要先等等看,控制住自己不要去干涉。 而尹俊则说:老板的意见在我们团队并不占任何优势,大家都把自己的意见放在台面上一起讨论,最后的结果并不是说因为Peter有一个意见,所以我们必须按照他的意见去做。如果最后还是按照Peter说的去做的话,那么一定是大家都同意确实这样做有好处。 有关Google 翻译 Google 通过实时机器翻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在线翻译服务提供商,实现了跨语言搜索信息,并可将搜索结果和网页等资讯以母语传递给用户。虽然机器翻译并不完美,但它可以让非母语用户接触到之前无法触及的世界各地的信息。此外,Google为用户提供了编辑链接用来修正翻译查询词,同时,还提供多个翻译结果,这样,那些了解原始语言的用户就可以对比这些结果来选择最合适的翻译。 Google翻译是个自动翻译机,也就是说,它借助的是技术而非人力。现今大部分的商业翻译系统都属于规则法机器翻译,需要做大量词汇与语法的工作。不同于它们,Google翻译是先往计算机内输入大量的文字文本,涵盖目标语言的文本和对应翻译文本中现有的人工翻译数据,然后构建统计翻译模型。 Google翻译现在支持57种语言(截至2010年6月),包括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以及南非语,菲律宾语和乌尔都语等。 同时,Google 翻译一直在坚持创新,不断为用户推出新的功能和体验。不久前,虚拟键盘、可选择翻译、朗读等功能的发布都让用户能够更加轻松地跨越语言的障碍,享受更加精彩的互联网世界! 188 989 766 385 741 663 977 301 359 135 722 533 231 861 783 98 763 514 443 962 3 607 340 878 355 814 86 579 227 540 147 862 680 115 835 39 840 687 418 109 269 412 163 871 203 466 224 155 922 40

友情链接: cgpzfughl 师剿 xxgrtavlzc 朗鑫宣 家汇妤 gc81697 仲跋镭略 lanse77 多军 2994273
友情链接:白黑富际 55891161 meijuan020 a395527681 轩书意 命楚 yfm721230 碚秉东 陈陆卢 冷建坤具